3+1阅读模式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的应用


上世纪中叶,英国学者JeremyHarmer将阅读概括为五个步骤,即“Leadin”(导入内容),“Teacherdirectscomprehensiontasks”(教师指导完成阅读理解),“Studentsreadfortasks”(学生阅读完成题目),“Teacherdirectsfeedback”(教师指导进行反馈),“Teacherdirectstext-relatedtasks”(教师指导完成与文本相关的习题)。

上世纪中叶,英国学者 Jeremy Harmer 将阅读概括为五个步骤,即“Lead in”(导 入内容),“Teacher directs comprehension tasks”(教师指导完 成 阅 读 理 解 ),“Students read for tasks” ( 学 生 阅 读 完 成 题 目 ),“Teacher directs feedback”(教师指导进行反馈 ),“Teacher directs text-related tasks”(教师指导完成与文本相关的习题)。 近几年,在国内各所高校大学英语课程的改革愈加深入细化, 大学英语教材随之跟进,对各个环节操作要求也越来越明确。 在这一改革创新形势驱动下, 笔者结合着学生的个体素质及阅读能力,借鉴国内外各类教学方法,在实际课堂教学中采用了 3+1 教学模式。 3 指的是 Pre-reading (预热),Skimmed reading ( 略 读 ) 和 Reading in depth ( 深 读 ), 而 1 则 是Interpreting(解释),主要程序为:预热→略读→深读→解释。

  
  1.Pre-reading 或称 Warm-up reading, 汉语意思是 “阅读前的预热”,这是阅读教学必不可少的代入环节,作用在于进行阅读前充分调动大脑的思维,以及从母语环境过渡到英语语境直至进入积极思维状态,为顺利完成阅读任务打下基础。 具体操作上,笔者结合教材文章特色和学生的听说水平, 分别采用 “Free talks”(自由交流),“Argue ingroups”(分组辩论)和“Questions”(质疑)等方式。 这些方式中最容易流于形式的是“Free talks”,为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笔者会预先布置需要交流的主题,安排学生课前准备与主题相关书面材料,以确保师生交流顺利进行。

  
  2.Skimmed reading 即 略读 ,是快速阅读文章的一种方法 . 究其意是指有选择的跳跃性阅读:先浏览全文,了解相应题目的信息点所在位置,然后依据题目的要求,有针对性地点读。 由于其跳跃性特点,略读时不需要逐字逐句看下去,这就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 而且略读又是有选择性的阅读,可以跳过细节来进行。 这样即便遇到不认识的词汇或难理解的句型也可以不必细究,从而省去了查找词汇句型的麻烦。

  
  略读在整个阅读课堂教学中只属其中一个环节,不应占用更多的时间。 如果以 100 分钟的课堂时间来计算,建议略读步骤最多占用 10分钟。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把握全文的主题,必须传授相应的技能方法,以及帮助学生了解英语各类文章的特点。 教师在讲授略读技能前,先简要介绍英语文章的四类体裁及其主题句的位置特点,如“说明文”和“议论文”这两类文体的主题句多数情况下置于段落之首。 帮助学生了解了文体特点之后,再结合目标文章传授略读方法,帮助学生改逐字逐句阅读为一目若干行的略读。 由于略读本身是一种目的性较强的阅读方式,教师应预先指定好相关题目,待讲解之后供学生使用练习。

  
  实施略读这一步骤的主要目的在于帮助引导学生快速了解全文梗概或主题,减少生词或句子的困扰,提升阅读的兴趣。 然而略读毕竟属于浏览式阅读,只能是对全文有个印象。 如果要全面理解,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度阅读。

  
  3.Reading in depth(深度阅读),是相对于浅表阅读而言的,主要涵盖三个目标:理解文中明确或隐含的重要事实和文字细节;通过判断其中句子的交际功能来了解文章意义所在;以理解文章的主题思想为基础来推断出作者的观点和态度,通过作者的文字与之对话。 要想顺利完成阅读题目,找到最佳答案,首先要做的是克服词汇障碍,准确理解词义。 这就使得学生重视对生词意义的把握,变被动学习为主动探求,将原本枯燥的死记硬背化为主观上的求知,引导学生主动对照原文去理解词义,认真查阅生僻的词汇。 此时教师就可以自然而然带入重要词汇的讲解。 但讲授词汇要有针对性,重点讲解影响重要概念和主要细节的词语,和一些疑难句型。 这点上,教师需灵活掌握。 其次,要达到深度阅读的目标,不仅需要做到逐字逐句详细阅读全文,还要结合上下文捕捉句子中的细节之处,更重要的是据此来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和动机,做到融会贯通。

  
  以上所示作为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前 3 个步骤,基本涵盖了阅读的全部。 然而,随着教学的不断深入,笔者真切感受到,只做到上述三步还达不到阅读理解的最终效果,因为在阅读时受母语影响而发生的语言迁移现象是不可避免的,而由于汉、英语之间除文化差异外,还存在文字符号,语音、语法、语用等的迥异,这些必然妨碍这两种语言之间顺利进行迁移。 这时就需要增加 Interpreting 训练。 Interpreting 本就兼有“解释”、“口译”和“说明”三项功能,可以帮助克服语言迁移障碍,延伸阅读理解的涵义。 补充这一步骤,不仅能够锻炼学生的语言组织能力,还能促使他们发挥想象尝试再创作,同时还能通过比较不同语言的文化内涵,从中取其精髓,去其糟粕。

  
  总之,运用 3+1 模式组织大学英语阅读教学,顺应阅读这一心理语言活动的内在规律,体现“学生主体,教师引导”的现代英语教学特色。 对如何进一步提升阅读理解水平,促进思维能力发展,培养实用的阅读技能,提供了一定的可研究性课题。

  
  
  
  [1]Jeremy Harmer.The Practice of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M].London.LongmanGroup Limited,1983.  
  [2]董亚芬。 我国英语教学应始终以读写为本[J].外语界,2003(1)。   
  [3]黄源深。 大学英语阅读课应该抓什么[J].外语界,2011(2)。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仅提供信息检索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9122732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客服